殘月

【Batfam】父亲节礼物

夕颜:

1
布鲁斯一进门就被拽进一个紧的让他窒息的拥抱里。
夜翼,还穿着夜翼制服的迪克看起来风尘仆仆,一头黑发乱糟糟的翘着沾满灰尘,嘴唇上被拉破一个小小的口子,鬼知道从什么地方跳了过来,用他不轻的体重将毫无防备的布鲁斯撞倒在地。
令人感动的部分是,布鲁斯一屁股坐在地上叹气,感谢这间大宅每一处包括玄关都铺上了厚厚的地毯的贴心,即使摔成这样迪克都没有撒手,依然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和脑袋,试图把自己过于热烈鲜活的感情传递给这只还穿着定制西装一点都不黑漆漆的大蝙蝠。
布鲁斯对这个狼狈的窘状感到一点点困扰,但很快就被迪克打动了。青年从布鲁德海文赶回来,看起来疲惫而狼狈,伤痕累累却在快活的笑着,蹲在屋子的某个角落,猎人般伺机等待着,等着他回来好给他一个及时的拥抱。
这让布鲁斯微笑起来,不顾自己被夜翼的胸甲撞得生疼的鼻梁,轻柔的拍了拍迪克的肩膀,回给这个长大后难得这样露骨的表达粘人特质的养子一个宽厚的拥抱。
“父亲节快乐,布鲁斯。”迪克把下巴磕在布鲁斯用发胶抹的锃亮的头顶,欢快的说,布鲁斯发出一声闷闷的回应。
“谢谢,迪克”,他由衷的说道,“你介意起来再继续么?”
迪克反应了过来,慌慌张张的从他身上跳起来,布鲁斯努力保持风度不动声色的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梁试图忽视对面青年脸上一点掩饰不住的窃笑,他的蝙蝠感应告诉他这里一定有什么阴谋,但今天毕竟是父亲节。
相信他们这一回吧,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隐约听见了大宅某处传来的不怀好意的窃窃私语。

2
目送迪克像只快活的小鸟儿那样蹦蹦跳跳的藏进了这个大鸟巢的某个角落,布鲁斯深沉的叹了口气,又揉揉隐约有些作痛的鼻梁,觉得迪克的臂力又见长。
夜翼的胸甲看起来明明很柔软,他有些憋屈的想着,觉得十分丢脸。
客厅里正坐着小脸皱成一团看起来十分苦恼的达米安,这让他挑了挑眉,谨慎的走了过去。
“达米安?”他低声唤了一声,“有什么问题吗?”
男孩看见他猛的站了起来,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父亲,过了一会,又慢慢的憋红了一张鼓鼓的脸颊。
“父亲,”他难得的声音软糯,因为害羞而垂着脑袋,小心的举起桌上呈着的大作,“老师说父亲节送给父亲亲手绘制的画作会让您高兴,所以我为您准备了这个。”
达米安有着让人惊叹的绘画技巧,布鲁斯想着,看着画布上蝙蝠侠与罗宾飞过哥谭的黑夜的画面感到一阵温暖,这让他的心都要融化了,太超过了。
“谢谢你,达米安。”他喃喃,看着达米安露出了他熟悉的骄傲笑容,像只洋洋得意的小兽,这让他忍不住想要拥抱他。
布鲁斯俯身抱住儿子小小的火热身躯,达米安得意的扬起了头,伸出小手摸了摸父亲带着微笑的脸庞,愉快的翘起自己的嘴角。
“父亲节快乐,父亲,”他大声说,“我是最棒的。”

3
提姆坐在蝙蝠洞主机前苦思冥想,听见布鲁斯下楼的动静回过头,很努力的才让自己不要笑出声。
他努力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工作了一天僵硬的身体,对着正从楼梯上走下来的,鼻头红红被颜料抹个大花脸的布鲁斯露出一个乖巧甜蜜的小棉袄笑容,整齐的牙齿在蝙蝠洞的灯光下泛出洁白的光晕来。
“父亲节快乐,布鲁斯。”
他柔软的说道,布鲁斯有些惊喜的看着难得从韦恩塔回来庄园的三儿子,然后注意到少年手边一摞厚厚的文本。
“提姆?”他疑惑。
“我可没有达米安的艺术天赋,但父亲节礼物这方面才不会输给他,”提姆柔软的笑起来,蓝色的眼睛里汪着温柔的水光,“所以我帮你处理了韦恩集团的季度报表,还顺便帮你把这个月的文件都搞定了。”
“噢,”布鲁斯是真的,真的,真的被感动了。
他站在原地,定定的望着窝在椅子上蜷成一团的少年,提姆正笑眯眯的望着他,然后向着他伸出手来。
“你不想来抱抱我么,布鲁斯,”他开心的说着,看起来就像柔软无害的小动物,布鲁斯迈步走过去,把少年修长匀称的身躯搂进怀里。
“你是最棒的父亲,布鲁斯,”提姆用少年清亮的嗓音开口,“也许还差那么一点点,但你真的很好。”
布鲁斯觉得自己被什么击中了,少年笑的咯咯的缩在他怀里,眯起圆亮的蓝眼睛,“其实这话本来应该是迪克的台词,但今年我决定不让他说了。”
“哦对了,”提姆似乎想起了什么,把手边一个筒状物递了过来,“另一份礼物,万花筒。”
布鲁斯接过这个看起来朴素的玩具,闭上一只眼看了进去。
红色,绿色,黄色,明艳张扬的在玻璃镜片的世界里翻转折射出昳丽的图腾,他看见了罗宾的标志。
“一点光学的小技巧,和一点点必要的魔法加持。”
提姆淘气的笑起来,“罗宾鸟的羽毛,是不是很漂亮的红色?”

4
“总有一天,布鲁斯会意识到在蝙蝠洞装面镜子的重要性。”
芭芭拉在大笑着这样对杰森说的时候,青年在红头罩之下挑起了一边眉。
“杰你刚刚是不是挑眉了?”芭芭拉愣了一下。
杰森满脸茫然的望着这位红发的大姐姐,看见对方露出一个微妙而谨慎的表情。
“你的头罩似乎越来越不可思议了,”她喃喃,摇了摇头试图忘掉这个诡异的话题,“今天不回蝙蝠洞看看吗?”
杰森眨巴眨巴眼睛,觉得应该有点什么惊喜在庄园等着自己。

5
“希望我没有回来的太晚。”
杰森这样说着走进蝙蝠洞的时候,被里面和乐融融共享天伦之乐的美好场景惊了一跳,神色微妙的瞪大了眼睛。
迪克像个大型抱抱熊一样猴在布鲁斯的椅子上傻笑,而小恶魔正乖乖的坐在父亲的膝上一本正经的板着脸,严肃的仿佛正在进行什么不得了的会议。整个家族最让他感到安心的小红鸟微笑着蜷在布鲁斯腿边折腾着自己的掌上电脑,顺便愉快的冲他挥了挥手。
“我还在想你今天什么时候会到呢,大红。”
杰森其实不太明白这个理应出现在客厅的场景为什么会出现在蝙蝠洞,但在布鲁斯转过脸来望向他的那一刻,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不顾一切的大笑出声,发出要窒息的喘息。面对达米安的一本正经,迪克的若无其事和提姆的内里蔫坏,布鲁斯满脸茫然的瞪着他们,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终于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杰森锃亮的头罩反光让他看见了自己的模样,鼻梁还留着一点夜翼盔甲的印子,左眼一个万花筒形状的黑眼圈,两遍脸颊有两个花花绿绿的巴掌印。
“你真可爱,”杰森抹着眼里的小泪花说着,重新弯下了腰,“布鲁斯。”
布鲁斯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面对孩子们龇牙咧嘴的窃笑露出一个佯怒的表情,不过很显然,孩子们才不怕他呢。他们一个个笑出了声,从他身边窜了起来,成鸟兽状散,蝙蝠洞口阿尔弗雷德好整以暇的端着托盘俯视年轻的少爷们,他们欢快的向老管家和他手上的小甜饼扑去,一个一个逃出了老蝙蝠的小世界。
阿尔弗雷德平静的冲洞里的两个人点了点头,友善贴心的关上了洞口。
布鲁斯扶额,杰森慢慢的止住了笑意,犹豫了好一会,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
“父亲节快乐,布鲁斯。”
他嗫嚅着小小声的说道,垂下的金红色睫毛遮掩了翠绿的瞳孔,微微红了脸颊,看起来干净而柔软。
布鲁斯真诚的微笑起来。
“今天,”他顿了一下,“还差了一个拥抱。”
杰森不知所措的挠了挠脑袋,仿佛下定决心那样一步一顿的走了过去,用一种堪称坚决的态度向布鲁斯伸出双臂。
作为回应,布鲁斯用自己有力的双臂紧紧的拥抱住他。
“父亲节快乐,布鲁斯。”
他把头埋在父亲的肩窝,闷闷的重复了一遍祝词,只是这次声音大了许多,带着窝心的柔软和疼痛。
“父亲。”
他轻声呼唤,然后紧紧闭上了眼睛。

6
“所以?”布鲁斯神情微妙的盯着阿尔弗雷德和他手中的领带。
“我认为您真的有责任肩负起对理查德少爷的审美教育的重任,”这位优雅的英国绅士管家平静的陈述,并向他展示了这条天蓝色缀着亮片的亮晶晶的领带。
杰森坐在桌旁喝着酸奶看起来笑的已经快要窒息了,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满脸不可思议的对着布鲁斯,“你就不该问哪里居然有卖这种带着亮片的领带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布鲁斯沉痛的仰起了头,盯住头顶奢华的水晶吊灯拒绝搭理落井下石的两位家庭成员。

7
“提摩西少爷的万花筒确为极精妙的造物,我已经洗去了上面的墨水,您想要欣赏的时候可以放心,”阿尔弗雷德继续整理着少爷们的礼物,布鲁斯坐在他的专属沙发上闷闷的听着。
“至于达米安少爷,他的艺术天赋着实叫人惊叹,但是——”他的话锋一转,布鲁斯扬起了眉毛望过去,阿尔弗雷德平静的把那幅精妙绝伦的大作翻了个面。
一只带着披风和眼罩的绿色小鸟,嘴里叼着树枝,小小的爪子正踩在另一堆小鸟身上得意洋洋的哼着歌。小鸟堆里有着冒着爱的泡泡的大蓝鸟,倒在地上还试图继续吃的大红鸟,正抱着电脑半死不活的小红鸟,一只正照镜子的黄黑小鸟儿和一只黑漆漆的抱着爪子坐在一边的小小鸟。一只蝙蝠正像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在小鸟儿们上空,张开翅膀将整个乱成一团的鸟巢包在怀里。
蝙蝠和鸟巢都被抱在穿着标准三件套的老管家怀里,老管家正在贴心的给蝙蝠喂着奶。
杰森毫不犹豫的,再一次,发出尖利的窒息的笑声,蜷在沙发上颤抖着身体,好久才伸出手揉了揉笑出泪光的绿眼睛。
“他真是个艺术奇才,”他大笑着说,仿佛一点儿也不为自己是哪只趴在地上努力够着食物还惦记着吃的胖红鸟儿生气。
布鲁斯面无表情的瞪着那只被阿福揪在怀里喝奶还死死抱住鸟窝不撒手的蝙蝠良久,不动声色的思考了一会自己在达米安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8
布鲁斯瞪着笑的从沙发上滚到地上,最后滚到他腿边的杰森好半天,青年懒洋洋的把脑袋靠在他的小腿上,看着阿尔弗雷德打开他的礼物盒。
老管家意味深长的扬了扬眉梢,从包装精美的红色盒子里抱出一只蝙蝠侠公仔。
大约有一个篮球那么大的,矮矮胖胖,有两个短短的小耳朵的蝙蝠侠,圆圆的脸上还有两个可爱的小红晕。
“我是恐惧,我是黑夜,我是蝙蝠侠。”
阿尔弗雷德没忍住戳了戳小蝙蝠脸上的红团子,听见公仔发出低沉的声音。
他平静的又戳了另一边。
“滚出我的哥谭!”
“我是恐惧,我是黑夜,我是蝙蝠侠。”
“滚出我的哥谭!”
“我是恐惧,我是黑夜,我是蝙蝠侠。”
“滚出我的哥谭!”
“我是恐惧,我是黑夜,我是蝙蝠侠。”
“滚出我的哥谭!”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痛苦的捂住脸,愤愤的叫了一声玩的开心的老管家。
“抱歉,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毫无诚意的道歉,倒是还算给面子的停下了对那两团小红晕的折磨。
杰森抱着布鲁斯的小腿努力让自己笑的不要太过分,接着艰难的爬了起来,从阿尔弗雷德手里接过那个娃娃,捏了捏黑漆漆的左边爪子。
“蝙蝠侠,没有极限!”
然后是右边的小爪子。
“要想征服恐惧,必先成为恐惧。”
再戳戳胸口圆润的蝙蝠标志。
“我在外表下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所作所为才决定了我是谁。”
“你瞧瞧它,”他不怕死的把这个小蝙蝠举到双手捂脸的布鲁斯脸前,愉快的哼哼着,“它多可爱啊!”
“够了杰森,”布鲁斯叹了今天的不知道第多少次气,从杰森手里夺过那只吵吵闹闹的蝙蝠崽子抱在怀里,寂寥的摇了摇头,“你赢了。”
杰森眯起眼睛贼嘻嘻的笑起来,捏了捏蝙蝠的小耳朵,这个小小的机器人里传来一阵新的声音。
“够了杰森,你赢了。”
“够了杰森,你赢了。”
“够了杰森,你赢了。”
…………
布鲁斯的蝙蝠感应告诉他,哥谭的噩梦,黑夜的骑士,无往不利战无不胜的蝙蝠侠正在经历人生中最严重的一次惨败,输的片甲不留一败涂地的那种。
“好消息是大蓝鸟和小红鸟都回巢了,小小鸟也睡了,没人看见今天的事,”杰森得意洋洋的从地毯上爬起来,“坏消息是,你猜芭芭拉看见了多少?”
阿尔弗雷德体面的微笑,用一种充满爱意的目光凝视着布鲁斯怀里的娃娃,这让杰森愣了一下,对着老管家眨了眨眼睛。
“罗伊最近在研究这种小机器人,我猜我们还能再做个新的,给我们的大家长。”
“父亲节礼物,”布鲁斯舒了一口气,把手中的娃娃递向阿尔弗雷德,“孩子们给您的,也是我希望的。”
“父亲节快乐,布鲁斯,阿福。”

9
“您不留宿一夜吗?”
“不了,”杰森摇摇头,朝两位家长挥了挥手转身走向阳台,“我也该回我的鸟窝了,晚安。”
“告诉达米安,我才是最棒的。”
跳下窗台前他突然这么喊道,布鲁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群孩子。

10
“您该休息了,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关上阳台的落地窗,看着红黑的身影消失在庄园的阴影中,“别忘了去给达米安小少爷一个晚安吻。”
“你也一样,晚安。”

11
“晚安,我的小知更鸟们。”


END

压着父亲节的尾巴来一发贺文
傻白甜,恶作剧
家里的孩子们都是混世魔王
爸爸永远拿他们没办法

评论

热度(304)